幻想·鸭鸭

这里鸭鸭,主要发氪拉相关(没几篇是正经的.jpg);主推东遥锤基盾冬等,不接受拆,大概可以接受逆;混氪拉fgo yys等大坑;是个咸鱼【迫真】

四叶の幸福

※主天宿,大概是现pa,偶偶西有,注意避雷

※写完才发现跑题了【】

※私设宿命在天命面前是个乖孩子,在黑炎龙面前超凶——

※怎么我笔下的天命这么会说情话

※ @雪凛@伊幽 请签收这份四叶草蛋糕_(:з」∠)_



初冬,雪花从空中缓缓落下,繁华的大街被涂上花白的颜色,可这依然阻止不了人们出来散步的心。实际上,最冷的时刻并不是初冬,由于雪花的凝结,甚至会让人觉得有一点点热;但总体上来讲温度还是在零度以下。

开了暖气的屋子十分温暖,宿命坐在窗边,望着窗外——他什么也看不见,但他还是继续坐着,听着院子里偶尔传来的树上的雪掉落在地上的声音。

采购回来的天命用手肘顶开门,放好东西后推开宿命的房门。看见好友呆呆地坐在窗边一动不动的样子,天命的恶趣味很快提了上来。他悄悄地走到宿命身后,正要伸出手遮住宿命的眼睛时,很快收回了这个想法,转而攻向好友的脸。“猜猜我是谁?”

“除了你,还有谁能进来吗?”宿命回过头,拍了拍天命的手,回好友以笑容。

“大冬天的,还是你的笑温暖。”见恶作剧被打断,天命抬手揉了揉宿命的卷毛,“猜猜我给你带了什么东西?”

被揉得有点不好意思的宿命用两只手抓住好友的爪子,顺着天命的意思问:“是什么?”

“四叶草。”天命用另一只手搭在宿命的手上,把一株小植物放在后者的手心上。“本就代表幸运的四叶草,加上我的幸运,宿命你就是这世界上最幸运的人了。”

宿命轻捻手心里的四叶草,目光放在它身上,思索着。“幸运……吗?”

 

次日,天命一如既往地来到宿命房间门前喊宿命起床,然而他并没有得到回应。在天命推开房门后,床上只有已经叠好的被子,窗户也是关着的。

“影月,你想要吃点什……稍微等一下,我手机响了。”正在和影月在家里享用早餐顺便调情的塔罗尴尬地打断了对话,拿起手机按下接听键后耳边便传来天命着急的声音:“塔罗!你看见宿命了吗?”

被吓到的塔罗不好意思地安慰了一下同是被吓到的影月,转过身略带怒气地小声回道,“我怎么知道你家宿命在哪!!好了好了不要那么激动,说不定是出去买东西了,你去找他就好了!”随即塔罗便按下挂断键,把手机调成静音后,继续跟满脸写着“高兴”的影月用餐。

“去买东西了吗……”被挂断电话的天命并没有生气,而是把心思放在其他地方,“可是他认得路吗……果然还是去找一下吧!”

白雪覆盖的大街上,不时有个红色的身影略过。最终,天命在一个极少人注意的小巷子口停了下来。“希望我的直觉是对的……”天命这样想着,暂时休息了一下,便向里面走去。

在昏暗的小巷子里走了大概五米后,天命首先看到的是他曾送给宿命作生日礼物的蓝色围巾,然后是宿命那标志性的卷毛。

“宿命!”听见有人喊自己的名字,宿命马上转过头,然后就被天命扑了个满怀。

“唔……天命,轻点,我快喘不过气了……”好不容易挣脱这个怀抱后,宿命抱起脚边的一只小猫,对天命说着,“你看,是一只小猫。今天早上我出来想透一下气,经过这里的时候听到有猫叫就过来了。一开始它的声音还很微弱,不过给它喝了点我带的温水后它就来了精神——天命的四叶草,真的能带来幸运哦!”

天命满脸复杂地看了看宿命手上这只幸运的小猫,又看了看宿命,松了一口气,伸手摸了摸好友冻红的脸蛋。“你也很幸运,能让我遇到你。好了,带上它一起回家吧。”

 

“宿命,你怎么手套也没戴就出来了?”

“啊……没注意,不过没关系,这只小猫很暖和。”

“怎么没关系,你把猫给我,赶紧把我的手套戴上。”

“不行!我,我是说,你还是自己戴着吧,而且……你好像不会抱猫?”

“别这么现实嘛……你要给这小家伙起名字吗?”

“嗯……就叫苜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