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鸭鸭

这里鸭鸭,主要发氪拉相关(没几篇是正经的.jpg);主推东遥锤基盾冬等,不接受拆,大概可以接受逆;混氪拉fgo yys等大坑;是个咸鱼【迫真】

默语

※微神兄弟(该隐×亚伯),偶偶西有,注意避雷

※年龄反转操作(也就是亚当的年龄跟亚伯、该隐交换,亚当是小孩,亚伯、该隐是成年人),现pa

※并不是七夕贺文,如果说这个是七夕贺文你们会打死我的

※结尾……看不懂就继续看不懂吧我就不解释了【求生欲极强】

※题目的话,跟向日葵的花语有关(沉默的爱)

※过几天发真·七夕贺文,因为我咕咕

※亚伯的传记太太太太太扎心了,编剧我劝你善良

※倒数那个对话看不懂的话这里解释一下:原来该隐是要被小姐姐们带到果园里帮忙的,可是亚伯为了不让备受喜欢的哥哥从自己身边被抢走剩下自己孤单一人,于是装病借故阻止哥哥去果园,不过该隐看出了亚伯的想法并对亚伯说道:“别担心,我不会离开你的”【跟亚伯传记原文大致相同,有改动】

※可以接受的话,请享用


“小家伙,你怎么一个人跑到这花田里来了,你家人呢?”该隐拨开身旁向日葵,看着眼前的黄发男孩。

“我……我不知道……”男孩缩了缩身子,有点怕生。不等该隐组织语言,亚伯从他身后走到男孩跟前,向男孩伸出手,手上还有一块焦糖面包。“好啦,不用紧张,饿了吧?先吃点东西再说吧。”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白色木屋外的挂灯亮了起来。屋内,该隐和亚伯坐在餐桌旁,跟男孩一起享用晚餐。

“吃饱了吧?”亚伯看男孩放下了餐具,小心翼翼地问着,“那么现在,可以告诉我们你叫什么名字了吗?”

男孩抬起头,对上亚伯翠绿色的眼睛,小声说道:“亚当……”

“唔?传嗦中的辣个亚当吗?”“哥哥你先吃完东西再说话啦……你多大了?”“十二……”

 

夜晚,亚当站在餐桌旁不知所措时,该隐走到他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虽然屋子不是很大,床也只有一张……不过挤一挤还是能一起睡的哦!”

“我、我可以跟你们一起睡吗?”亚当抬头看向该隐,询问道。

“当然可以,从今天开始,我们就是一家人了。”

 

早晨,亚当在睡梦中被该隐叫醒,他迷迷糊糊地走到窗边,看着在花田里忙碌的亚伯。

“看见他手上的软管了吗?”该隐捏了捏亚当的脸,“走,我们一起去跟他打水仗!”“水……水仗?”刚刚清醒的亚当还没来得及拒绝就被人拉着手走出了小屋。

屋外,亚伯站在足有半米高的向日葵花田里,安静地给向日葵浇水。轻微的脚步声在耳边响起,当亚伯转过头后,被该隐手里的软管喷了个正着。

“哈哈,中招啦!”“哥哥!我在浇花呢!”“我也在浇呀——来,亚当,你去把那边的软管拿过来一起浇花吧!”“我、我?”“哥哥,别闹!”

一场喷水大战,哦不是,浇花过后,三人身上的衣服都湿透了,只好放下手上的软管进屋换衣。

很快到了六月下旬,亚伯在花田里采收向日葵,该隐则在车库里研究汽车发动。经过慎重考虑后,亚当果断跑到花田里帮忙一起采收。

“好,我想起怎么启动了!”“实在不行走路去也行……”“不行,走路脚痛。”

 

一段路程后,三人来到城镇里的花店里,准备开业。“那个……需要我做什么吗?”亚当站在花架旁,看着忙碌的两人问道。

“都可以,不过要注意安全。”摆好花束后,亚伯才站起身回答了亚当。

“好的,兰蒂斯花店开……唔啊啊!”该隐刚打开门,就被人群挤到店内。

等该隐缓过来准备问些什么的时候,却发现来的都是他熟悉的——其实也不算熟悉,只能算见过的几个女孩。

“呐该隐,这个秋天去我家果园里帮忙吗?”“等一下,是我先来的,应该去我家果园!”“让一下让一下,该隐去年就说了去我家果园帮忙!”

亚当看着被女孩围住的该隐,愣了足足十秒,他转过头,看着亚伯那张面无表情的脸——不对,他好像有点不开心?

思考过后,亚当艰难地从人群里挤到该隐身旁,旁若无人地抱住了该隐的腿,发出了不大但是能让整个店里的人都听到的声音:“爸爸!”

店里的空气瞬间凝固了。一分钟。

“咦?为什么你们都不动?”推开门看见好几座雕像的哉发出了疑惑的声音。

 

“如果我是亚当的爸爸的话,那亚伯就是亚当的叔叔……可是听起来有点生疏啊?”该隐坐在椅子上,有节奏地用手指敲着桌面。

“哥哥你居然在纠结这个吗……”亚伯扶了扶额,对自己哥哥的这个行为感到无奈。

一番思考过后,亚当一本正经脸地说着:“那就叫父亲吧!”“等、等一下!?”

啊……太随意了……话说为什么我的脸有点烫?

 

“对不起啊哥哥,如果不是因为我,你就能过上更好的生活了……”

“说什么傻话呢,再好的生活,一个人过是怎样都不会幸福的。对了,今天是亚当的生日呢,有什么愿望吗?”

“我想要我们能一直在……”

“嘘,要闭上眼睛在心里说,说出来的话,愿望就不能实现了哦?”

“哥哥,你又欺负亚当。”

“哈哈,一时兴起嘛~只要我们三个一起的话,什么愿望都可以实现哦?”

“也是……亚当,许愿吧?”

“嗯!”

——我希望,我们三个人能一直在一起,过着幸福的生活。

 

“爸爸……爸爸?”该隐睁开眼,从梦中醒来,看着眼前跟自己差不多高的亚当,叹了口气。

“爸爸,你是不是……不舒服?”亚当看着该隐不算太好的脸色,“要不要去房间里休息一下?”

该隐摆了摆手,站起身,经过放着相框的桌子,穿上了外套。

“我没有事,亚伯催我们去浇花了。走吧,不然他会生气的。”

两人走出了屋子。桌上的相框反射着阳光,相片里的三人脸上洋溢着幸福。



※最后我补个刀:该隐确实没有离开亚伯的打算,更没有这么做;但是亚伯离开了他

评论(2)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