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鸭鸭

这里鸭鸭,主要发氪拉相关(没几篇是正经的.jpg);主推东遥锤基盾冬等,不接受拆,大概可以接受逆;混氪拉fgo yys等大坑;是个咸鱼【迫真】

忆梦

※微双奇灵(因为这篇真的不像谈恋爱,所以不打tag了),偶偶西有,注意避雷

※设定奇灵是一位审判者(拥有强大力量但过于理性地判断事物,简单而言就是非黑即白,通常情商很低。by我的一位大佬朋友);凯撒是一条黑龙,青年时期表现出龙的特性,被奇灵驱赶

※由于审判者的人选需要经过重重测试(?),组织对审判者也非常严格,所以每一届审判者都要消去成为审判者之前除姓名、身世、性别以外的记忆来保证审判者的“公正”

※看不懂这篇文的话可以先去听一下《梦回还》,因为我就是被这首歌洗脑后突发灵感写的

※是平行宇宙,性格有出入(其实是我不了解),当轮回来看可能比较好一点

※友情提供几句歌词,看完请不要打我,Ok的话请往下滑

——为你闯出的前方,贯穿世界的消亡,讲弱小的自己藏匿抹杀;可所有你说的话,全部都被遗忘

——轮转,你的手穿透我这整个胸膛

——想要为你变强大,守护在你的身旁,就算你说过的话全都被遗忘



“师父,师父?该起床了——”奇灵从睡梦中醒来,睁眼便看见在床边一脸担心的修罗。“师父,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没有,昨天没有休息好。”稍微躺一会后,奇灵缓缓起身,转头看向手上拿着一封信的修罗,“有什么事情发生了吗?”

修罗攥着手上的信,组织好语言后回答道:“村民们说他们在河边看见一头直立行走的狼,担心是魔物,所以就写信请您去看看。”

说完,修罗伸手把信递给奇灵,阅读过信的内容后,奇灵把信纸放在床头柜上,换上行装后便准备下楼。刚一打开门,奇灵就像是想起什么,转头看着站在原地的修罗,问:“用过早餐了吗?”

“我已经吃了,不过阿凯还没起床……我现在去叫他。”修罗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跟在奇灵身后走出了房间。

用过早餐后,奇灵来到村民们所说的那条小河边,站在一棵树下,等待着那头狼出现。

“你在等谁?”陌生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奇灵警惕地向旁边走了几步,看向离自己两米远的男人。

那人歪了歪头,似乎是不太理解奇灵的动作,开口说道:“不用那么紧张,我不吃人。”

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有点过激,奇灵说了声抱歉,接着便问:“请问你有看见一头直立行走的狼吗?”

“直立行走的……狼?”听到奇灵的这番话,那人不禁笑出声来,“我在故事书里倒是见过。”

确定眼前的这个人不能给自己带来信息,再次观察四周的情况后,奇灵转身就要离去。男人见状,赶紧上前拽了拽奇灵的衣角。“如果你找到了那头狼,你要怎么做?”

“杀了它。”被迫停下脚步的奇灵转过头,略带不耐烦地看着男人。

“就算它做了什么你不知道,你也要杀它吗?”男人识趣地松开手,饶有兴趣地盯着奇灵,希望得到一个准确的回复。

奇灵正要回答,男人突然伸手把他拽到怀里。正要抱怨时,耳边传来一阵利刃划过空气的声音,奇灵瞥了眼插在原本他所站的草地上的一支冷箭,心跳不由得加快了一点。

待缓过来一些后,奇灵一脸平淡地推开男人,面无表情地说:“多谢。”

“一点道谢的味道都没有呢……”男人扯了扯自己的衣服,“俗话说……我想不起来了。不管,我救了你,你该答应我一些事情了吧?”

“请说。”“从今天开始,遇到魔物前,先确定它做过什么,再决定要不要斩杀;可以的话请帮助它免受人类的打扰。这么简单的事,你能做到的吧?”

“魔物都是邪恶的……”“别!”不等奇灵说完,男人便打断了他的话,“别跟我说魔物都是邪恶的存在,人也分善恶。好了,我就说这些了,请你记住我说的这番话——审判者。”

看着奇灵逐渐远去的背影,男人身上出现微不可见的光芒,而后露出了极具代表性的狼耳和狼尾,独自站在原地喃喃道。“你还是忘了啊,奇灵。”

 

“你回来了?”斯特兰合上书本,“去炼金屋吧,长老们有事找你。”

 

“结果……你违约了……”狼人忍受着穿心的痛,吐出这几个字。

“我不记得我跟魔物有约定。”奇灵也不低头,就这么面无表情地看着狼人。

深深叹了一口气后,狼人向后退了几步,血液从被穿透的胸膛里汩汩地流出。未等奇灵再次下手,狼人便快速离开了。

奇灵抬脚正要追上去,干净的左手却被人抓住——修罗紧紧抓住师父的手,强装冷静地说着:“先救治村里的人吧,他们受伤有点严重……”

 

两天后,奇灵坐在二楼的房间里,看着窗外发呆。

“师父,生日快乐!”修罗推开门后,给奇灵递了一个盒子。

“生日?”奇灵转过头,脸上难得有了表情,“你是怎么知道的?”

“上次在阁楼打扫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桌子,抽屉里掉出了一个小盒子,里面有一块小石头和一封信,信上写着‘生日快乐’。我看那信封右下角的日期跟今天一模一样,所以就猜测是你的生日……师父要看看吗?”

见奇灵点了点头,修罗从衣服的口袋里拿出一个纸做的小盒子,递给了前者。奇灵打开盒子,一颗雕刻过的石头和一封信躺在盒子里,保存得非常完好。

奇灵小心翼翼地拿出有些发黄的信纸,看过内容后,他的瞳孔迅速缩小,手上的纸也掉落在了地上。修罗正要上前询问,奇灵就站起身走了出去,留下徒弟在房间里一脸懵逼。

来到模糊记忆中的那棵树下,奇灵看见了那个黑中带红的身影;他走上前,没等狼人反应过来便跪在了地上。“对不起,灵灵……”

“现在想起来……不太好吧?”被称作灵灵的狼人努力擦了擦手上的血,伸手揉了揉奇灵的脸。“与其道歉,不如……先去把你那个龙徒弟劝回来吧?”我也活不了多久了。但这句话他没有说出来。

奇灵抹去眼角的泪,上前抱住了黑奇灵。“今后我会记住的,一定。”

 

时光如梭,八年很快过去了。关于审判者,人们对他的印象不再是冷酷、绝情,取而代之的是温和。

传说他以一己之力镇压魔物,也有其他的说法。但事实上不过是他用一只右手换来身为龙的徒弟的回归和人魔之间的和平罢了。

“师父,你明明有力量让你的断臂重新长出来,为什么?……”

“因为我要记住一些事情;我用它做了不少坏事。”奇灵摩挲着黑奇灵送他的十岁时的生日礼物。

——我已经忘记两次,不能再忘记了。

 

——谢谢你帮我疗伤!

——唔,不用谢……不过你能答应我一件事吗?

——什么?

——遇到魔物之前,可以先考虑一下下再动手吗?

——好,我会记住的!

——约好了哦?

——嗯!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