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鸭鸭

这里鸭鸭,主要发氪拉相关(没几篇是正经的.jpg);主推东遥锤基盾冬等,不接受拆,大概可以接受逆;混氪拉fgo yys等大坑;是个咸鱼【迫真】

※是拉郎,偶偶西有,注意避雷

※老福特再不让我发我就原地boom了

【白夙】我们一起学阿达叫

※偶偶西有,注意避雷

※题目本意是“我们一起学阿达叫,一起汪汪汪”,然后突然想起阿达是“阿达阿达”地叫【陷入沉思】

※是神仙夫妻了,KY退散

※鞭子赛高

 

“麟儿,该吃饭了……鱼白呢?”帝女夙把做好的饭菜放在餐桌上,看向一脸纠结的帝天麟。“他又跑哪去玩了?”
“老爸……老爸去抓鱼了。”好不容易憋出这句话,帝天麟龟速挪到桌子旁,一屁股坐在椅子上。

仔细想来这个理由还算合理,帝女夙不做他想,坐下和帝天麟以及阿达一起享用晚餐。

 

深夜,一个人影偷偷摸摸地推开门,接着轻手轻脚地关上。没多走几步,一股风声在耳边响起,天神白下意识拔出剑来挡住来者的攻击,却没想到那条鞭子灵活地绕到他拿剑的手旁,以极快的速度把他手上的剑拍飞,扔由可怜的天神之剑在地上发出悲鸣;然后天神白就被人按在了墙上。

“咳,娘子冷静!”天神白收起身旁凌冽的剑气,讨好地对眼前身着紫衣的帝女夙说道。

“说,又去哪里玩了?”虽然身高不及天神白,但气势足有两米八的帝女夙依然震慑住了自己的丈夫,甚至伸手挑起了他的下巴,“不过几天的时间,你就又犯老毛病了?”

本就比帝女夙高出一大截的天神白这下更是头都低不下来,小声说着:“娘子,本……我知道错了,先放开我的手好吗?我保证马上跟你解释……”

话音刚落,按在自己手腕上的那股力量笃然消失。帝女夙俯下身,捡起躺在地上已久的天神之剑,拍了拍它面上几乎不存在的尘。

“哎呀呀,娘子真好,为夫这双手可不能废了,不然……”“不然?”

正想着要如何惩罚天神白,帝女夙便感觉头上多了些重量,看天神白放下了手,她伸手摸去,摸到了一支簪子。

“不然怎么亲手给我最爱的娘子别上为夫精心制作的礼物?”天神白抬起帝女夙的脸,在上面留下了一个吻,“生辰快乐,夙。”

一阵思考过后,帝女夙才伸手掐了掐天神白的脸。“下次早点说,少让我和麟儿担心。”

“不不不,礼物这种东西说出来就不是惊喜了……对了,都是老夫老妻了,能不能?……”

“老夫老什么?”

“咳,看我这嘴巴,都这么久了,娘子你亲我一下呗?”

“好了,是我太鲁莽了,过来——”

 

“阿达,他们以前也这么……吗?”

“阿达?”

“小声点!——等一下,阿达你的叫声不太对吧?”

 

小剧场:

帝天麟【衣冠不整满脸(??)】:娘,我……

帝女夙:!?鱼白你过来!

天神白:诶怎么啦夫人?

帝女夙:你又带麟儿去哪了??

天神白:哎也没啥地方……

帝女夙:麟儿你说!

帝天麟:那个……一个叫窑子的地方……

帝女夙【微笑】:麟儿快去休息,娘和你爹有·事·要·谈~

天神白:!!!等等等等一下轻点嗷!!!


我开始了

四根手指的好处就是你根本不知道他伸的是中指还是食指

【忧璃】月色真美

※偶偶西有,注意避雷

※看完本周璃姐姐的剧情后厨力放出max【?】这狗粮真齁,我的flag真香

※注意是忧璃忧璃忧璃,KY请退散

※官方是爸爸,我还想吃糖,汪

无忧看见璃甚至忘了怼无虑

※无虑:你把我从冥府带回来就是为了塞我一嘴狗粮????

 


“我曾这么想过——将来某一天,我将为我心爱的女孩做一顿好吃的饭,帮她缝制一条属于她的裙子,在她有危险的时候……不,我不会让她陷入危险中,真的有万一的话,我会救她……”

“然后呢?”

“结果她的弟弟给我送来了她做的星星月饼,帮我补好了我那件破烂的披风,甚至遇到危险的时候根本不用我出手!”

“嗯。”

“‘嗯’是什么意思?”

“啊?不挺好的吗?”

某倾听无忧诉说烦恼的亚比,卒。

 

“送花,送饼干,送裙子……到底该送什么好啊……”鬼墨家族的宗主,平日里对族人温和(无虑除外)的无忧,此刻正在掰手指;只因前段时间帮助璃收集洪荒大陆五大家族神器力量后的……后遗症?

“你都已经帮了她还有什么好纠结的?”无虑站在无忧身后,弯下腰看着难得露出为难表情的弟弟,心里燃起一股想要捉弄他的恶意。

思考无果,无忧便伸手推开无虑,准备离开之时,无虑却叫住了他。“洪荒之主找你。”

“洪荒之主……?”无忧转过头,“煌那小子吗?”

“恋爱果然会让人变蠢。”“我听见了。”“是御星璃,你心心念念的那个仙女——”“!住口!不许再提了!!”

“噗——”聊到此处,无虑忍不住笑出声来,“别纠结了,直接请她看月亮吧,百试不厌……诶你跑哪去?!”

未等无虑说完,无忧已经抬腿离开了兄长的视线。

 

“怎么样?”

“……”

“无忧?”

“她她他她答应了!!!哥哥我们赶紧开饭吧!”

“什?!”

短短半个时辰,或许更早,无忧便解决了自己碗里的饭菜,跑进寝室里换上一套看上去比较正规的服装,兴致勃勃地回到无虑面前问。“哥,你看这件合适吗?”

看见无虑木讷地点头后,无忧留下一句再见,利落地反手关上门,离开了鬼墨家族的领地。

“……他刚刚是不是叫我哥哥了?”

“恩恩!”

“而且是两次?”

“是的!”

 

“抱歉,让你久等了吧?”“不不不,是我来早了……”听见熟悉的声音,无忧想也不想便回答了那个人,转头看去,一位身着红白衣裙的少女从山坡上走下,来到他的面前。

“那个……我还没试过跟煌以外的异性单独相处,不知道我这衣服?……”“非、非常好看!非常合身!”话音落下,无忧便从衣袋里拿出一张稍微大一些的方帕子放在身旁,捋平后示意璃可以坐在帕子上。

璃微微俯身,向无忧致谢后坐在了他身旁。一时间两人竟想不到要说些什么。

正当无忧想要借月亮来组织语言的时候,抬头只能看见……不,别说星星了,来自天空的光少得可怜,只靠草地上的几只萤火虫照明。

“啊……看不见月亮……失策……”无忧头疼地揉了揉眉心,随后像是想起什么,取下自己的披风披在了璃的肩上。“晚晚、晚上冷……”

“谢谢!”璃接过披风,给无忧以一个温柔的微笑。

此刻的无忧看上去面红耳赤,实际内心早已宇宙大爆炸,所想大概如下: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她对我笑了!!!她笑起来好好看!!!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人我的天啊——】

“啊,对了,无忧,可以帮我修一下我的伞吗?”“伞?”无忧接过璃手上的红伞,仔细一看才发现上面有条裂缝。

“上次不小心弄伤了,我对武器修复不太了解,所以需要麻烦一下你了……”“不麻烦不麻烦!”就在这说话的功夫,无忧已经拿出千机伞开始修补。

看着无忧一脸认真修复的样子,璃轻笑着,没想到无忧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一轻微的声音,转过头看着璃,脸上的表情带了点惊讶。“我打扰你了吗?”“不!没没没没这回事……”语罢,无忧低头继续着手上的工作,与之前不同的是微微泛红的耳根。

不过片刻时间,无忧便把完好无损的红伞还给了璃。仔细打量过后,璃为无忧精湛的手艺感到十分惊奇;无忧自然看出了璃的所想,完成任务的手因为害羞无处安放,只得在膝盖上悄悄打着节拍。

漫长的十分钟过后,璃打破了沉默。“可以让我……在你肩上稍微靠一下吗?”

“一辈子都行!”在发现自己下意识说出什么惊人的话语后,无忧愣是张着嘴,不知道该怎么挽回颜面;而璃并没有计较什么,只是轻轻靠在了无忧的肩上。

在无忧脑内进行复杂纠结的这段时间里,星月从云后露出光亮,点缀着星空。

“父亲说,他会化作星辰看着我和煌……”璃看着天上的星星,轻声说着,“哪颗是他?”

在一顿语言组织过后,无忧回答道:“你觉得是哪颗,就是哪颗。如果……我是说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会一直陪着你。至少、至少不会让你再感到孤独……”

听到这番话,璃垂下眼眸,伸手触碰无忧的脸庞。“这件事由你来决定就好了。”

 

“小子,你是洪荒之主的弟弟吗?”

“……啊?”

“御星璃。”

“是啊,怎么……”

“替我好好感谢你姐姐!”

“咦!?不要突然抓住我的手……”

“她成功地让无忧想起我是他的哥哥了!!”

“……作为一个哥哥你是有多惨。”

 

番外(?)

路人A:你听说了吗,洪荒家主为璃大小姐招亲了!

路人B:!?你是说那个仙女御星璃??

路人A:是啊,说不定咱……诶你走干啥??

路人B:如果你不想被鬼墨家主折磨到生不如死的话,我劝你赶紧放弃去招亲大会的念头。

路人A:?????


这是个
帅到模糊的天真【性格】金坤
乾坤震警告.jpg
p2原图
别那样看我,真的是原图

是时隔很久的亚比印象,正好九图

亚特兰蒂斯专场

话说回来该隐那个进化图……你俩真的是亲兄弟吗待遇为什么差这么多

前方大批狗粮

避雷就不打了【?】

是亚当夏娃相关P图

郎才女貌天生登对天仙下凡

好了我想不出来了总之这一对超级好求求你们吃这对!!!!!!!!

官方不发结婚照我发【?】

婚礼进行曲走起,请两位当场结婚

随手P了张图

原图在P2

【神家族】我也不知道是什么的pa

※主亚夏(亚当×夏娃),偶偶西有,注意避雷

※是糖!!百分百的纯糖!!!一个玻璃渣都没有!!!结尾是我偷懒了!!!【喂】

※之前在锤基tag看到的一篇相关的……我也不知道是啥的pa,反正是个可以拿来凑字数的pa

※ball ball你们吃亚夏,无敌好吃

※想不到打什么cptag就不打了

※私设亚当以前是个情商几乎为零的天才,夏娃是个单纯的女孩,亚伯隐藏战力99999【某被打同学:这里,痛】

 


1.

亚当第一次遇到夏娃,是在一家主题咖啡厅里。那是一家新开的咖啡厅,所以店里并没有多少人。

 

2.

“你好,我想要一杯卡布奇诺。”亚当放下手中的牌子,对服务员夏娃说着。

“现在再多支付一点点……就可以送一朵花哦,需要考虑一下吗?”

“什么花?”“向日葵,当然您也可以选其他的花。”夏娃捏着手中的小本子,面对自己的第一位客人有点紧张。

思考过后,亚当再次问道:“那么,需要多少钱?”

“不用钱哦,只需要您……当我男友就好了。”

 

3.

最近想起这件事,亚当便转头看向身旁的夏娃,问:“如果换做是别人,价格还是那个吗?”

“唔……看情况吧,不过只限支付一次哦~”夏娃挽过亚当的手臂蹭了蹭,“这世上没有如果,所以也只有你能当我的爱人。”

 

4.

当亚当问起夏娃喜不喜欢小孩子的时候,后者的脸马上红得比手中的苹果还要红了。“我……我还没做好这个打算呢……”

 

5.

“什么打算?”亚当有点不知所措,“我的意思是,我领养了两个小孩……诶诶诶为什么打我?”

“讨厌啦欺骗人家感情!”

“我???”

 

6.

“爸爸你没有被甩真是神奇呢。”听闻这件事后的该隐发表了感想。

“不对,应该说这是真爱了。”亚伯随之补了一句。

 

7.

刚来到亚当家里的亚伯非常腼腆,以至于见到家人也很难把声音放大一点来问好。

 

8.

“不用这么紧张,像我一样坦然就好了!”该隐说完,便转头对着夏娃喊道,“妈妈早上好!”

“诶!啊我吗?早上好~”

“今天的麻麻也没有适应这个称呼呢。”该隐面无表情地想着。

 

9.

比起弟弟,亚伯更像是该隐的小跟班。

 

10.

“亚伯才不是跟班,他就是我弟弟!”该隐反驳道。

 

11.

一个下午,放学后的两兄弟走在路上。“哥哥,我要去买点东西,你先回去吧。”亚伯打了一声招呼后,便转身离开了。经过一个小巷子时,亚伯听到了同班同学对该隐的不满。

 

12.

“那个叫该隐的白毛,又矮又自大,以为自己是谁呢?”

“不许你骂哥哥!”

“哟,这不是白毛的弟弟吗?不服是吧,来打一架!”

 

13.

“亚伯是不是出什么事了……”该隐在路上小跑着,听到一阵厮打,转身走到了小巷子口,看见亚伯被一个鼻青脸肿的男孩按在地上打。

 

14.

“不许欺负我弟弟!”

“等一下!你是瞎子吗,他身上的伤还没我重啊!!”

 

15.

“还疼吗?”该隐轻轻地用棉球擦拭着亚伯脸上的伤,另一只手抚摸着亚伯的头发。

“不、不疼。”亚伯忍着痛说道。

“以后你不用管他们说什么,不好听的话当做耳边风就好了。”“嗯……”

 

16.

“今天是儿童节,你们想去哪玩?”亚当蹲下来,看着该隐和亚伯。

 

17.

“我已经计划好啦!我们一家人去游乐场玩,亚伯和我去鬼屋,爸爸妈妈去玩咖啡杯!最后我们一起去坐小火车看花田!”

 

18.

“咖啡……杯?”“就是一种咖啡杯状的游乐设施,中间有个类似方向盘的东西,转动就能让杯子旋转起来,似乎很浪漫。”

 

19.

鬼屋里,亚伯紧紧抓着该隐的手,小心翼翼地走着。

“不用那么……怕……这里的鬼都是假的……”“可是哥哥你在发抖诶……”

 

20.

“玩得如何?”

“凉爽多了!”

其实就是吓出汗了,嗯。

 

21.

“去帮我们买杯饮料吧?”

“好的!”

五分钟后,亚当看着插着两根吸管的杯子,又转头看向该隐。

“那个……你们不是说买一杯嘛……既然是爸爸妈妈的话两个杯子用一根吸管也是合理的吧……?”

“并没有这种说法。”

 

22.

“妈妈,我们想听睡前故事!”

“睡前故事?”

“嗯!不过我听童话听腻了,讲一些其他的故事吧!”

“那就给你们讲讲爸爸刚跟我交往的故事吧。”

 

23.

“当年的他,可是 一点都不会哄女生呢。如果我哭了,他就会说:‘哭多了眼睛会肿的。’”

“然后呢?”

“没了呀。”

“比、比哥哥还不会哄女生……”

“诶,我为什么要哄女生,我可不是弄哭她们的人哦?”

 

24.

“那,妈妈,爸爸有弄哭过你吗?”

“伤心的哭是没有,不过他不知道我对猫毛过敏,当时一脸不解地看着我连着打喷嚏,眼泪都逼出来了……”

“……果然很好奇爸爸是怎么追到妈妈的。”

 

25.

“不是他追到我,是我追到他哦~”

“咦!?”

 

26.

“那时的我很容易犯困,经常走着走着就睡着了。有次跟亚当在餐厅里吃饭,吃着吃着就睡过去了。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靠在亚当身上,我问他我睡了多久,他回答:‘一个小时而已。’我急忙从他身上起来,感到非常惊讶。‘我、我压着你的肩膀一个小时?!’”

 

27.

“‘也没什么,就是有点麻而已。’他一脸无所谓地说着,‘我还想着你要是再不醒的话,我就直接把你抱回去了。’”

“为什么这个时候突然男友力爆发了??”

“啊。男友力是什么?”

 

28.

“你又在给他们提供捉弄我的计谋了?”亚当推开门走进房间,“惩罚”性地捏了捏夏娃的脸。

“爸爸,捏女孩子脸是要秃头的!”

“你听谁说的?”

“我自己说的!”

 

29.

“好了,该睡觉了,祝你们做个好梦——”

“也祝妈妈和爸爸做个好梦!”

 

30.

真是个美妙的夜晚呢。


如果我变成回忆

※注意,非改词,只是代入,个人观点居多,不喜勿入,请勿撕逼,拒绝刀片,谢谢合作

※有东遥、灭护灭、天元父子(亲情,天元殊&天元夜神)、天宿、泽天、双奇灵、神兄弟(亲情,该隐&亚伯)相关,注意避雷

※括号内是对应角色及相关故事,大概只有20%是官方任务/传记说法(我数学不太好)

※发这个的目的是——不能让我一个人被这首歌虐!!我已经被虐得体无完肤了!!!!主要是这首歌的创作背景是真的虐,放到同人制作更更更虐

※如果可以接受、心理能力较强、觉得这首歌虐不到你的话,请放心享用

想要寄刀片的请滑上去参考第一点提醒



【逍遥——与东皇太一结为挚友,在东皇太一离开之际与他定下约定,等待太一足足一千年,常年在逍遥海岸边徘徊,期待着那个金色的身影再次出现;最终选择长眠,后被复活后的太二唤醒】

累了 照惯例努力清醒着

也照惯例想你了

好怕一放心睡了

心跳在梦中不听话地 就停止了

 

【毁灭之神——掌管毁灭之力的自己遇见了共生者御神护,后努力压抑自己内心毁灭的冲动,尝试去与亚比友好相处;发现御神护对于自己来说早已无可替代】

听着 呼吸像浪潮拍动着

越美丽越让我忐忑

我还能珍惜什么

如果我连自己的脉搏 都难掌握

 

【天元殊——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让天元夜神复活,并希望小夜子替他继续活下去来拯救其他亚比;而事与愿违】

如果我变成回忆 退出了这场生命

留下你错愕哭泣

我冰冷身体拥抱不了你

想到我让深爱的你人海孤独旅行

我会恨自己 如此狠心

 

【天命——世上最好运的亚比,为了不让好友宿命失去生命及命运城毁灭,冒着风险独自一人改变属于城市命运的走向】

如果我变成回忆 终于没那么幸运

没机会白着头发蹒跚牵着你 看晚霞落尽

漫长时光总有一天你会伤心痊愈

若有人可以 让他陪你 我不怪你

 

【西泽尔——未来英雄王,穿越至未毁灭的过去与天天结交,曾多次用迷彩技术逃过一劫,但并不确定哪一次是没有成功的】

快乐 什么时候会结束呢

哪一刻是最后一刻

想把你紧紧抱着

可知你是我生命中的 最舍不得

 

【东皇太一——与逍遥定下约定,但为了其他亚比的安全,选择牺牲自己;逍遥城的瀑布如同从逍遥眼中流下的泪水】

如果我变成回忆 退出了这场生命

留下你错愕哭泣

我冰冷身体拥抱不了你

想到我让深爱的你人海孤独旅行

我会恨自己 如此狠心

 

【黑奇灵——因为自己黑色果实的身份被怨灵附身,最终在十岁生日那天化为光芒离开了小奇灵】

如果我变成回忆 终于没那么幸运

没机会白着头发蹒跚牵着你 看晚霞落尽

漫长时光总有一天你会伤心痊愈

若有人可以 让他陪你

 

【亚伯——曾因为害怕自己备受喜欢的哥哥被人抢走留下自己孤独一人,装病以阻止哥哥前往果园,自称哥哥过度的温柔与放纵让自己的自私更加肆无忌惮;后为保护该隐而离世】

如果我变成回忆 最怕我太不争气

顽固地赖在空气霸占你心里 每一寸缝隙

连累依然爱我的你痛苦承受失去

这样不公平 请你尽力 把我忘记